我在床上越反抗丈夫性致越强

  

我与晓松相识是在公交车上,我总是很迷信地认为,这是一种缘分。我们都是城市白领,并且都喜欢乘公交车上班。
  婚后,我们相互“揭短”,分析心理因素,得出的结论是:我们之所以愿意“与民同乐”,潜意识里是想突现自己“高人一等”、鹤立鸡群,借悲悯之心以求一些满足感。可是,婚前我们却没有这么想,而是极大地美化我们偶遇的细节和情节:
  那是一个初春的早晨,上了公交车,这才发现忘了带钱包,站在投币箱前,我既焦急又尴尬。这时,一个已落座的帅哥从车厢后面走过来,微笑着代我投了一枚硬币,为我解了围。我很感谢地看他一眼,感觉面熟,但其实我们并不认识。
  第二天早上,我再次碰到他,便把事先准备的一元钱还给他,他执意不收,很调皮地说:“其实,你不还这一元钱,我会更高兴!能为这么好的女生做件事,可是千载难逢的,我倒希望你天天忘了带钱包!”一番很中听的话,令我无话可说。在车上,我们并排坐着,互相自我介绍,成了朋友。
  一天,我故意咬咬牙迟到了近一个钟头,当我出现在那个天天光顾的车站时,惊讶地发现晓松在寒风中不断地给双手呵气,双脚还不停地原地跺着……他正焦急地等我。
  晓松是一家海鲜酒楼的副经理,上班制度很严格,这让我感到内疚,但转念一想,我们除了知道对方的名字、职业,其他什么都没有深谈,甚至除了公交车上相遇外,并没有在其他场合见过面,我也没有暗示过要他等我……
  于是,内疚感才稍稍退去。我问:“你今天也这么迟?”我希望他实话实说,可是这家伙死要面子,啊啊了老半天,才扯出一个谎:“昨天晚上多喝了些酒,闹钟又坏了……”车上,他仿佛是下了很大决

分享至:
good 0
  揭秘女同性恋的私生活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1月26日(日) 1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