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曾是少年

  【宽阔,像一面海】

  6月的异国他乡,李皎然拆了一个包裹:两包方便面。是几年前最便宜的那种。她立刻红了眼眶。

  我爱你曾是少年那是她从前的感情,好得像从不曾真正拥有。他们并肩作战,最困苦的时候吃的面,市面上大约已经停产,杜微白费了苦心寻来,用于破冰。

  这么一想,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李皎然第一次见到杜微白是在她大四的时候,那次她作为助手陪影视系主任庄老师参加一个影视投资广场沙龙,中场休息时他过来递名片。在衣冠楚楚的人群中,他简单又随便,T恤、牛仔裤,没有穿皮鞋。

  据说,一个男人如果到了30岁还没有学会穿皮鞋,那么他不是混得太差,就是混得太好。那一年,杜微白刚好30岁,他属于后者。

  他很有名,是大了好几届的学长,中途因严重缺课被学校劝退,22岁有了第一家自己的公司,几年后卖掉,赚了一笔钱。30岁有了第二家公司,做影视,人生风光得意。

  李皎然看着他,他的脸背着阳光,有暗影,像一笔一笔的素描。

  她说:“我没有名片。”

  “那你可以把你的手机号码写在我手上。”他摊开了手掌——宽阔,像一面海。

  【年轻如饱满新鲜的水果】

  隔了一个星期才收到他第一条短信,喊她下女生宿舍楼。他靠着黑铜灰的小跑车,对她招了招手,从车里拎出—盒蛋糕。

  “去上海出差,那里的姑娘都爱吃这个。我想无锡的姑娘应该也爱吃。

下页    上页    全部    余下    
 
分享至:
good 2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12月19日(三)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