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小胡

  小胡曾是我们家的帮佣阿姨,现在已经不在我们家帮佣了,但我们一家都还时时念叨她。

  保姆小胡在小胡之前,我们家有个四川阿姨,叫小梁。小梁后来回四川老家去了,自己还开了一家经营装潢材料的小店。小梁回家后,我家暂时没找到合适的,家务料理有一阵子就很费周章。大约半月之后,有一天傍晚我下班回家,一打开门,就听到一阵风笛吹出的、有着浓郁的爱尔兰风格的音乐。我正诧异,结果看到有个年轻女子从厨房出来,拿起放在餐桌上的手机接听来电。我这才知道这爱尔兰风格的风笛音乐原来是手机铃声。这位年轻女子很快挂断电话,然后对我很礼貌地说:“先生您回来了。”这时候刚下班的爱人从里屋出来,对我说:“这是新来的阿姨,叫小胡。”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小胡眉清目秀、婷婷玉立,眼睛亮晶晶的,眼神很专注,皮肤稍黑,有一种在都市很难看到的质朴之美。初次见面,我就对她印象很深。

  小胡来我家的时候,本已在一家餐厅打工,我家是她的第二份活。到我家没有多久,她觉得时间还可以安排,又自己到邻居家找了一份活。她在我们家从周一做到周六。她的帮佣时间都是我在上班的时间,但一到周六,我总能看到她。每次看到她,她总是穿得山青水秀的。虽然这些衣服有些是帮佣的主人送的,但小胡的搭配比较用心,所以看起来挺妥贴。她说话不多,但有问必答,而且彬彬有礼,不卑不亢。

  小胡来了以后,我最明显的感觉是家里的东西摆放得分外整齐,而且细细看来,东西的摆放、归类都能找到一种内在的逻辑关系。因为东西各就各位,找起来很方便,拿起来也很顺手。从这些细节,我感觉小胡做事

分享至:
good 0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12月19日(三) 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