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两个女人的荒诞同居史

  我的生命里,母亲是影响我的第一人。她高大、健硕、泼辣、冷酷,甚至还可以说,放荡成性。从小,母亲的冷酷与放荡,像一根楔子,狠狠地镶进我的人生基石里。母亲一直意识不到她对她儿子的影响。但我想,即使母亲能够意识到她的言行也许会使她的儿子变成一个坏得透顶的儿子,她未必就会收敛她的言行。她就是这样的人。  她没有文化,便可以摒弃所有道德规范和社会束缚。如果一定要有准则,她自己定。她如鱼得水地生活在她设定的生活准则里赚钱、找男友,如果说前者是她生活的乐趣,后者则让她乐在其中。但后者的乐趣类似于吸食海洛因,以有形存在,无形俘获她,再以液体的形式流淌在她的血管里,而她的血液似乎只为异性而流。  我是家中长子,8岁那年父母离异了。母亲告诉我她离婚的原因是她不能忍受长相怪异的父亲,至于当初她为何要嫁给长相怪异的父亲,我不得而知。父亲身高不到1.60米,脸极窄,牙齿与牙床向外突出得厉害,身子瘦小得可怜。  记忆中,父亲在离婚后便突然人间蒸发了似的。一次母亲对我说:伍云,现在妈妈自由了,妈妈可以享受快乐了。我那时并不懂人间的快乐为何物,可每当看见母亲不停换叔叔,而她面对每一个叔叔都是一脸幸福、满腔热忱时,我想那大概就是人间的快乐。  没有人缘的母亲没有好朋友,她的同事都极力回避着她,所以当她想说话时就找我倾诉,她孤独寂寞得口不择言,对我无话不说。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火辣辣的话,流淌在我并不平静的心里,像在干燥的柴禾堆里扔下一粒火星,很快我就熊熊燃烧了。  15岁那年,我与同学去白市驿玩。一个露天坝子,坐着数不清的男女老幼,都专注着朝前看。正前方,一个和我差不多大年纪的女孩浓墨重彩在台上唱戏。我看了一会,突然涌起一股冲动,便朝后台跑去。等女孩下台后我直接告诉她我想与她做爱,她居然同意了。  在一个无人知道的角落,我经历了我的第一次,而女孩显然不是第一次。她很沉着,而我也不慌乱,一切顺理成章。这事,这
下页    上页    全部    余下    
 
分享至:
good 2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12月14日(五) 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