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了10年他招来挥去的地下情人

  这一场美轮美奂的婚纱秀,只有新娘,而没有新郎的出席。就像她跌跌撞撞走过的10年爱情,看似丰盈华美,却依然在寂寥中落下帷幕。

  阿蓉是我采访过年龄最大的女人。47岁,但如她所说,她的爱情始于10年前,哪怕这份爱情一开始便注定会以与世人为敌的方式被唾弃。10年了,这个曾经不甘被平淡生活沦落的女人在穿越了感情的惊涛骇浪之后,心如止水地披上了婚纱。但是,没有男人的陪伴。

  蓉打电话给我,希望我陪她出席这场一个人的婚纱秀,我应允着,心里是恻的不忍。3月6日早上,春阳初见端倪时,我看见了阿蓉。白皙的皮肤,隐约可辨昔日秀气的眉眼。

  我们去了和平路一个小巷里的影楼,那里针对的多是中年妇女。女人们叽叽喳喳地闹着,陪同的男人则一声不吭地候在一旁任她们摆布,虽然偶露怨气,但依然呈出一派烟火夫妻的真实与温馨。与他们相比,阿蓉更加显得安静而孤独。

  等她化妆的时候,我在一边读她写给两个男人的信。第一封是1999年写的,陈述了自己不想当地下情人的苦痛;第二封,就写在几天前,流露出情到深处人孤独的遗憾。

  拍完照已是下午,我们找了一家清静的茶楼,一起回溯至过去10年的时光。

  上:招来挥去的地下情人

  我们点了两杯绿茶。因为天气热,我抱着杯子不停喝,而阿蓉则眼也不眨地看着茶叶在水中沉沉浮浮。也许这势如浮萍的茶叶,像极了她动荡不安的爱情。

  1

  我的第一段婚姻维持了10年。前夫在机关单位工作,性格内向、孤癖,结婚多年,我们之间似乎依然存在着不可触摸的疏离感。最重要的是,他缺乏主见,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我操心。1994年,我从单位下岗,面临重新择业。我提醒他,现在孩子还小,而我们应该为
下页    上页    全部    余下    
 
分享至:
good 122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10月20日(六) 19:53